【嘉瑞】强取豪夺。

啊啊啊天啊超开心!!他们就是这样没错了√!(真期待他们下一刻打起来xx)以及真的谢谢你能够喜欢这个paro!!

囹圄。:

*是源太太的死神pa!!!!源太太画画超好看我吹她一辈子!!!!@源 


*无意义的日常互动。


*不刀也...不甜。


 


——这太无聊了。




  嘉德罗斯最不缺的或许是时间,但他也绝不想把它浪费在一缕飘飘然的白金色雾气上——尽管收割他们的确是嘉德罗斯的本职工作。他烦躁地蹲在大理石窗台上,窗外一路蔓伸到二楼的鲜红玫瑰不知好歹地拂弄他的脚踝。微痒的触感让死死盯着地板上堆积成滩的血迹的那片鎏金色海洋怒气值一路飙升,如果那位自杀者还有力气睁开眼的话,没准儿弥留之际她还能看见一位死神如岩浆般灼热滚烫的眼波。




  “这种杂碎,这种虫子,这种边角料——。”嘉德罗斯的那柄死神镰刀在他手里被不安分地挥舞着,利刃时时划破空气,吹出一阵将天鹅绒窗帘扬入屋内的风,“也只配当当诱饵。”




   他似乎忘了自己的本上并没有勾上此人的姓名,这本是格瑞被派来收割的灵魂。但他从不介意和格瑞对着干,或者说,这是他故意而为。如果说嘉德罗斯的死神生涯里有什么是他所执着追寻的,那或许是让格瑞的冰皮面具裂开一条缝的方法。




   “...嘉德罗斯。”


    


    人类有句古话。叫说曹操,曹操到。




    属于人类的炙热的温度,登时侵向嘉德罗斯常年冰冷且半透明的皮肤。那片岩浆也刹那冷却下来,他意味不明地笑。


    


    嘉德罗斯背着身,好像并不在意,只是手指灵活舞过镰柄。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刃尖倏忽在格瑞面前划开阵阵凛冽的气浪,一缕像小银鱼一样的发丝飘飘悠悠地掉落下来,被风吹散了。




   “——怎么样,格瑞?”




    嘉德罗斯站起来。




    “关于上次不辞而别的事情——”




    他转过身来,灿金色的发丝在风里舞开。鞋跟一声声撞击在空气上,发出如敲打玻璃般的清脆声响——仿佛霎时凝固了。一阵猛然的气浪翻过,将电线杆上叽叽喳喳的聒噪麻雀掀入低空。一缕白金色雾气低低地绕着镰刀转了几圈,最后消弭在暗红色的柄身里。嘉德罗斯抬起头来,光将鎏金色的星砂照的透彻。




    “我们是不是,该算算账了呢。”

评论(1)
热度(111)

死了

凹凸吃瑞受,主嘉瑞,雷点是瑞攻 嘉受 金受,不触雷的都是杂食√
慎fo

日fo不要全点小蓝手啊!!!黑历史被看到会很羞耻的!!!!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