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瑞】墙

·日记体

·两人都是病患

·嘉德罗斯视角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格瑞视角


11月x日     晴

被那群家伙送进了医院,白大褂的人告诉我如果我愿意配合治疗的话,说不定我的病可以痊愈,切,在冰冷的医务用具下苟延残喘,或安静的躺在床上慢慢死掉,我倒更乐意选择后者。

昨天的一场手术后,我躺在病床上,眼睛睁不开,但能够感觉到自己在被推着向一间病房走去。经过一个地方,可能是个走廊,我可以感到有寒气在往被子里钻,视界也很亮,所以我猜那天应该是晴天。

结果我一觉睡到了今天上午。

我可以睁开眼睛了。我的右边还有一张病床,靠窗,它的主人正看着一本刊物。那个人几乎和医院白花花的环境融为一体,头发、肌肤、衣服。但他的眼睛很清明,没有被医药浸染过的痕迹,叫人没法忽视。

周围很安静,只有他翻动书页的声音。这样的感觉我太熟悉了,也太讨厌了。于是我开口了,问他名字。而他像是刚注意到我似的转过头来,在短暂的缄默后回答了我的问题。

他叫格瑞。

之后我就不知道说什么了,与其说是找不到话题,不如说是因为对方好像没有兴趣和我交谈。

一直到晚饭后,一个护士进来给我扎上针,顺便询问我有什么需求,我向她要了本日记,虽然我并不知道我该记些什么。


11月12日     晴

今天早上我问了格瑞日期,顺便也问了下天气。

下午的一场手术,我用身体还很不舒服的理由推了,说白了是就不想做。真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就不能放弃一个宁可去死的人呢。


11月13日     晴

如果一直以来和人的交流都只限于“今天天气如何”的话,我觉得我可能会死于无聊。

但对方先和我说话了。

他问我今天身体好些了吗,大概是昨天推辞手术时的借口被他听到了,于是出于礼貌来问候一下我。

我回答说还好。

之后我和他聊了几句,发现他不是那么不易接近。我告诉他我觉得在医院的生活太难熬了,他没有表示赞同或是反驳,但他说,如果我觉得无聊的话,他可以给我读读刊物。毕竟找不到其他的消遣,我便答应了。

下午的手术我还是翘掉了。


11月14日     晴

已经连续放晴好几天了。事实上我并不知道外面天气如何,一直以来都是格瑞告诉我的。但只要知道是晴天,还是会稍稍舒心一些。

刊物上的内容还算有趣,相比起发呆要好多了,而且格瑞的声音很有磁性,我并不讨厌。

我时不时会问一些与他读的内容相关的问题,他也会回答我,或是表述一些自己的看法。我和他就这样耗一个早晨。

后来正文读完了,我就让他读些小字,底部的批注、发行的日期、甚至是近段期间货币的汇率。一本杂志,翻来覆去,一天就可以耗过去了。

写日记的时候咳嗽的厉害,格瑞说我不能再辞掉手术了,这样对我自己不好。我倒不觉得有什么。


11月15日     阴

今天因为被送去做手术的时候经过了走廊,所以知道是阴天。手术很顺利,下午就被推回了病房。

格瑞问我怎么样,我说还好。

之后他又给我读了些刊物上的东西,但不像昨天那样什么都读。

今天很累,所以不想写太多东西。


11月16日     晴

今天醒来的时候,格瑞没有像往常一样看着刊物,而是看着窗外。他说报社今天休息,没有送。

我问他窗外有些什么,他说,窗外是医院里的一个公园,住院的人可以去那里散步,也有做康复训练的人。他说,公园里的草丛刚被修理过,很整齐很漂亮。他还说,今天天气比往常都要好。

不知道为什么,听着他给我描述这些景象的时候,我想起了一个故事,不记得是在哪里看到的。

那个故事讲的是两个病人,因为绝症而只能在病床上度过余生。除了每日的三餐,他们无所事事。其中一个病人的床是靠窗的,他便得以有一个每天观赏窗外景色的机会。于是他每天给他的室友讲述窗外的事物,公园、秋千、喷泉、穿着红色裙子的小女孩。

另一个病人听着他的话,一边很高兴,一边也嫉妒着对方能够亲眼看见这些东西。

后来有一天,那位靠窗的病人的病加重了,先一步离去,病房里就只剩下了一个病人,于是那个病人要求护士把自己的床位调到窗边。在护士离开后,他挣扎着坐起身向窗外看去。

他看见了一堵墙。

我不自觉把这个故事讲了出来。但格瑞只是说——“你没有患上绝症,我也没有那么丰富的想象力”。


11月17日     晴

居然已经在这里呆了一个星期了,今天手术时也经过了那个走廊,我特意往病房窗口的方向看了一下,没有看到公园,大概是被建筑挡住了。

仔细想想,我几乎对格瑞一无所知。没有人来看望过他,也没有像我一样被推去做大大小小的手术,除了护士会在三餐时送饭和刊物过来,可能我是唯一和他谈话的人。他似乎从来没有离开过他的床,一瓶牛奶,一本书,他的一天。

手术回来之后我问了他一些问题,比如他得的什么病。他回答说是过不久就可以出院的病。

我不知道我们到底有没有扮演那个故事里的角色,但是我目前的确是靠着格瑞才能够完成我的一天,靠他读的报刊,靠他描绘的风景。

我们相处了一段时间,他没有说过夸夸其谈的心灵鸡汤,也不像热血的乐天派那样活泼。他的语气平静,却充满希望,就像他虽然冷漠,但一直帮着我度过这段时间。

我才发现最近的治疗我都很配合。


11月18日     阴雨

今天也仍然有手术,经过走廊时发现外面在下雨,温度也降了不少。

被送去手术室之前,格瑞告诉我,昨天他听我的护士说,如果接下来的一场手术顺利的话,过不久我就可以出院了。

那个护士那么说过吗,不记得了。

但是手术很成功就是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大概我不久就要离开这个地方了,这个除了白色外没有其他色彩的地方。

回来的时候格瑞已经睡下了,我叫他的名字,他也没有答应,大概已经睡着了。


11月19日     x

今天的气温没有回升,但是我不记得今天的天气。

醒来的时候格瑞不在,他的床被收拾的整整齐齐,好像不曾有人居住过一样,直到换药的护士跟我说,我才知道他搬去了楼下。

居然搬走了啊他,连招呼都不打一声的吗。

护士告诉我,我的身体状况恢复的还不错,如果好的话今天下午就可以出院了,但是如果还想再休息一下的话,也可以再住院观察几天。

抱歉,我一天也不想呆。

于是今天下午就去办了离院手续,之后又处理了一些事,结果就已经到了晚上。

明天去看望一下格瑞好了。


11月20日     晴

楼下是停尸房。

评论(20)
热度(212)
  1. 雨森 转载了此文字

死了

凹凸吃瑞受,主嘉瑞,雷点是瑞攻 嘉受 金受,不触雷的都是杂食√
慎fo

日fo不要全点小蓝手啊!!!黑历史被看到会很羞耻的!!!!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