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人,不要理,取关随意

【嘉瑞】解读 R18

最近老被刀的死去活来……


我只想他们平平淡淡的做做爱(?)




 -

 

嘉德罗斯的系统出现了漏洞。

 

 

 

 

 

他像往日一样醒来,在隐隐作痛的脑内下达命令,睁开眼迎接晨日的第一缕光。景物是昨天的模样,被露水浸湿的草坪依旧柔软。雷德的叨念也一如既往的从身后传来,叽叽喳喳。

 

 

 

嘉德罗斯回过头,雷德不出所料的在向祖玛献殷勤。见自己的主醒了,雷德把目光转移到了嘉德罗斯身上,向他问安。他的声音也和以前一样明朗。

 

 

 

“嘉德罗斯大人醒了?”

 

 

 

不对。有什么地方不对。

 

 

 

所有一切都和过去没有什么不同,雷德的话也没有变,但是他总觉得这句话中少了些什么。

 

 

 

他抬头看向雷德,想要看见他始终不变的笑容。但他失败了,他看得见雷德的脸,看得见他还微张的嘴型,但是他没有办法知道雷德的嘴角此刻到底是否上扬。

 

 

 

 

 

嘉德罗斯的系统出现了漏洞。

 

 

 

他看不见别人的表情。

 

 

 

 

 

 -

 

“我想一个人行动。”

 

 

 

这是任性的王在早晨下达的命令。祖玛跟了嘉德罗斯那么多时日,这种脱团也不是第一次,嘉德罗斯即使孤身一人,也和“担心”这样的词挂不上边,既然他这么说了,那么她也不反对。而雷德跟着祖玛,自然也没有异议。

 

 

 

于是嘉德罗斯扛起他的武器,离开了。

 

 

 

 

 

-

 

嘉德罗斯不喜欢和别人打交道,尽管圣空星的人们给了他完美的交际能力,给了他优秀的洞察能力,但是嘉德罗斯不是会根据别人的心情而改变自己的人。他与生俱来的能力造就了他目空一切的骄傲。

 

 

 

事实上,他觉得这个漏洞并不会给自己造成什么困扰。他的社交从来都仅限于对方的讨好,他嘉德罗斯何时需要去顾忌别人的感受?就算对方露出了楚楚可怜的模样,他也不会因怜悯而停下杀戮。

 

 

 

 

 

嘉德罗斯不知道自己在丛林里踱步了多久,茂密的枝叶挡住了能够分辨时间的太阳。他也并不知道自己要去往哪里,只是凭着感觉乱窜,脚尖指向哪里,就走向哪里。

 

 

 

于是他漫无目的的游荡,直到熟悉的人影出现在眼界。他的眼中出现一丝光亮。

 

 

 

 

 

那个人刚刚完成了狩猎,正靠着树休息。他安静的像是一幅油画,阳光从树叶的缝隙中洒在他银白色的头发上,嘉德罗斯觉得这白色实在是太过耀眼,就像是被照亮了的皑皑的雪。

 

 

 

格瑞。

 

 

 

嘉德罗斯默念着他的名字,向那人走去。

 

 

 

尽管嘉德罗斯已经尽力放轻了脚步,但格瑞还是醒了。于是他举起棍子指着对方,露出平日里骄傲的笑容。对方并没有因为突如其来的打扰而惊讶,他只是顺着眼前的武器,瞥了一眼它狂妄的主人。

 

 

 

嘉德罗斯能够猜到格瑞是用什么样的表情迎接自己,尽管他看不见——就像他能够猜到格瑞下一句会回答自己什么,尽管他还没有说出上一句。

 

 

 

“我是不会和你打架的,嘉德罗斯。”

 

 

 

毫无意外。

 

 

 

格瑞从来不会给他过多的言语,也不会有多余的表情,喜怒哀乐,似乎都体现在一种表情上,从来如此。格瑞的神情总是那么冷漠,包含着阳光也融化不了的冰雪。嘉德罗斯想,就算他没有丧失表情理解的功能,也没有办法从格瑞身上获得更多的信息。

 

 

 

嘉德罗斯讨厌格瑞的冷漠,讨厌他警告的眼神,讨厌他万年如一的冰山脸。

 

 

 

但是没关系,他现在不用看这些令他生厌的东西了。

 

 

 

失去表情认读功能,嘉德罗斯觉得自己反而摆脱了一层束缚。

 

 

 

 

 

格瑞无心奉陪。

 

 

 

他刚刚才经历过一场战斗,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力气再来和嘉德罗斯纠缠。他站起身想要离开,却被嘉德罗斯拦下。神通棍深深地插入树干,树皮龟裂出可怖的裂纹,几片树叶随着震动落下。

 

 

 

“你躲不掉的。”

 

 

 

嘉德罗斯知道格瑞的体力不足以支持他不间断地进行两次战斗。换做是往常,他不会逼着格瑞和他打,因为他认为乘人之危不能算是公平。他不屑于参加一次不公平的战争,也不希望格瑞参加这不公平的战争。

 

 

 

但是这一次,他不打算错过这个乘人之危的机会。

 

 

 

他对上了他紫色的双眸。他知道这双眼睛会有多么凌厉,但是他看不见,也就无所谓。

 

 

 

 

 

-

 

一场恶战。周遭的树木已经被削掉,露出森森的白骨,附近找不到幸免的一寸草木,大地像是被岩浆侵蚀过一般的漆黑。

 

 

 

格瑞最后还是输在了体力上。从攻击的力度减小,到后来只是单方面的防守,这场战争他毫无优势。嘉德罗斯顺势把格瑞按在地上,大罗神通棍抵上他的脖颈,使身下的人无法动弹。

 

 

 

战斗结束了,胜负已经定下。

 

 

 

“你赢了。”

 

 

 

格瑞的语气仍然很平静,仿佛他只是在陈述一个与自己无关的事实。

 

 

 

格瑞偏过头,看着别处。嘉德罗斯听到他在喘息,这场战斗的确耗去了太多体力,他自己也负了些伤。

 

 

 

他钳住格瑞的脸,使他看着自己。格瑞的眼睛很好看,像是一块紫萤石,纯粹而深邃。格瑞的眼睛有着太多的模样,嘉德罗斯喜欢这双眼睛在陷入战斗时蹦出的火光,也讨厌格瑞从中透出的冰冷。

 

 

 

不过现在他不用担心格瑞的冷眼,因为他看不见。嘉德罗斯觉得自己可以再狂妄一些,毕竟格瑞现在毫无还手之力,自己也不用被他的眼神千刀万剐。

 

 

 

于是他俯下身,向那双眸子靠近。他能感觉到对方急促的呼吸,两人的距离近到暧昧。




【车见评论链接】

评论(50)
热度(356)

©  | Powered by LOFTER